「上海虹桥」「G1940」「西安北」「G1926」「韦曲南站」「钟楼站」「炸酱面」「biangbiang面」「火车站」「华清宫」「兵马俑」「回民后/前街」「??包子」「东南亚甑糕」「麻酱凉皮」「粉蒸肉」「菜夹馍」「胡辣汤」「三轮奔奔」「大唐不夜城」「西瓜」「大雁塔」「西安城墙」「永兴坊」「郑家包子」「历史博物馆」「羊肉泡馍」「柳巷面」「华山」「索道」


此刻是2018年07月21日14点53分,从午睡中醒来,睡眼朦胧中走向饮水机,给尚有余温的马克杯续了些热水,然后坐在电脑前,开始噼里啪啦地唠唠叨叨着这些胡乱飞舞的文辞。

2018年07月04日下午,静悄悄地溜出办公室,接着急步快走,奔向开往徐泾东方向的二号线地铁。徐泾东,突然回想起,在虹桥火车站与上海的初次相识,求职,面试,然后再从虹桥火车站乘坐高铁返回南京的记忆片段。第一次孑然一身,飘荡在陌生的异乡,感受着不一样的人文与风情,以及那有些相似而不大相同的呼啸而过的地铁。匆匆忙忙,总算是找到了一份还能勉强糊口的工作,在种种难以描述的思绪之中,开始进一步接触这个陌生的城市。西安之行,听到一句有点感触的话:“在一个城市工作和生活,就要学会了解这座城市,喜欢这座城市”。

急急而奔,是为了乘坐地铁,去往上海虹桥火车站,赶赴开往古城西安的高铁。刚上地铁不多久,突然收到胡萝卜的信息,询问一个 PowerBI 的问题。但手中那部人人得而吐槽的小爪机无法显示萝卜提供的链接,只好作罢。

匆匆忙忙,没有一丝丝的停歇。出地铁站,取纸质车票,往高铁出发层,过安检,进候车大厅,至二楼金拱门,买麦辣鸡腿堡和菠萝冷饮,到检票口,刷票进站。


“在我小的时候,常有一种冰凉的恐怖使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久久地凝视着黑夜。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死。到我死时,一切感觉都会停止,我会消失在一片混沌之中。我害怕毫无感觉,宁愿有一种感觉会永久存在。哪怕它是疼。”

“我希望自已也是一颗星星: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

“在我的四周都是海,闪着金光,然后闪着银光,天空从浅红变作天蓝。海面上看不见一条船。”

王小波的《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最近又看到了这篇文章。特意查了一下,得知这篇文章收录在王小波的《黑铁时代》,便在亚马孙订购。在旅程出发之前,好在这本书顺着亚马孙河漂流而至,便带着一起奔赴古城西安。在高铁上,安置妥当行囊,整理完毕座位,便开始直接翻至《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所在的章节,慢慢阅读起来。随后又从头开始一一翻阅,一路上断断续续得翻到了《地久天长》。对于《绿毛水怪》早已有所耳闻,直到读完,才发现里面是讲述了于乱世之中的一段扣人心弦的,纯洁的友情与爱情

闲话至此,书归正传,开始继续讲述古城西安之旅的故事吧。


大概在晚上20点46分时,手机闪出一则信息,说到西安北站后,出站要快,要赶最后一班地铁。真是一路难得消停,而细细想来,在漫长的高铁行程中,也是难得一段时间的舒适与平静。出发前,就想到过,不是一定要到什么风景地点方为旅行,而是为了心中那难得的一片即使他人投石,不起浪花亦不泛涟漪的心境。

高铁在既定时刻大约晚了三分钟才停止靠站。乘坐了这么多次的高铁,还是第一次在高铁进站停靠前,提前背上行囊,早早的站立在门口,等待列车开门的那一刻。很幸运,车门在所站立的那一侧缓缓开启,在目测刚刚好够容纳身体宽度的细缝出现后,便纵身一跃而出,狂奔至开往韦曲南站的地铁。过安检,向安检小姐姐挥手告别(安检小姐姐笑着说不用着急),穿越地下阶梯,坐上了感觉似乎还有一班的二号线地铁末班车。人困车不乏,混混沌沌到达了钟楼站。在去往酒店的途中,买了一份后来才知道的超级油腻的炸酱面,回头想想还真不如刚刚路过的钟楼附近的金拱门家的汉堡来的实在……


一大早,办完退房手续,便出来觅食。走走停停,在嘈杂的街角驻足。在大约有两刻钟之久的苦苦等待中,终于等来了感觉不怎么好的biángbiáng面。

吃完早餐,开启新一天的行程。乘坐公交,到火车站,中途坐过了两站,只好下车。在细雨飘零中,几经周折扫开了ofo,原路折返,骑回火车站。再乘坐短途汽车,去往华清宫和兵马俑。如各位先驱,先贤,先哲所言,华清宫(池)果真是一个玄铁巨坑。当然,后面还会有坑,不过是三个真正的黄土坑,还有两辆号称全世界最贵的车。

华清宫,一片片现代建筑既视感,却强行装出种种古代模样。最可恶的是门票居然要150大洋哦,难道是因为历史上的西安事变的缘故?要知道秦始皇陵的门票也是150大洋。在此处,初次触碰了传说中的骊山。

说到骊山,便会想到秦始皇陵。这里就要说明刚刚提到的三个土坑和两辆铜车,那便是秦始皇陵兵马俑一号,二号和三号坑以及一号和二号铜马车。

短途汽车的停靠站点距离兵马俑售票大厅还是有很长很长一段路程的。一路上人潮汹涌,和先驱,先贤,先哲所念叨的华清宫完全不一样(有啥不一样?)。在路边的小摊铺看到了迷你版的编钟。当时就在想应该还得有个锤子,果然在编钟旁边发现了小锤子,便顺手拿起小锤,敲响了编钟……当然路边摊上是少不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陶俑。买了老冰棍,边走边吃。途中发现两个铜人,但细心观察发现是两个真人大叔。很好奇地凑近去,看其中一位大叔的眼睛,就等你眨眼。哈哈,眨眼了,眨眼了,他真的眨眼睛了……

近距离观看了铜车,兵马俑,真是惊叹秦时的工业工艺。沉睡千年的兵马俑在出土的那一刻是彩色的,但色彩很快就从这个世界消散,和大地融为了一色。每个陶俑都是栩栩如生,眼睛,发髻,手指,衣服层次与纹理等身体的各个部位都雕刻的细腻入微,真是刷新了对兵马俑的认知。而更加让人叹为观止的是那些在黄土下沉睡有两千多年的秦青铜长剑,剑身依然光亮平滑,应是不减当前锋芒。

晚上,回民街,一个被业界吐槽的地方,还好有当地熟人带着溜达。回民街的小吃,包子,东南亚甑糕,麻酱凉皮,粉蒸羊肉,菜夹馍,胡辣汤……当真不虚此行。当然秘密就是要去后街浪,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回民自家的小店吃小吃。要知道西安的小吃不同,西安的小吃属于主食类,所以不要在一家店吃饱了,而是点到即止,这样便可以浪更多的小店,吃更多所谓的小吃。而前街那些花花绿绿的地方,则是走马观花的地方。逛完回民街,在熟人的带领下,又走马观花地路过大唐不夜城,看到了玄奘法师,也就是唐僧,还有坊间传说的永兴坊。

现在是2018年07月21日晚上18点34分,有点饿,吃饭去了先。


在酒店办好入住手续后,就去附近的小巷子抱了个西瓜。做个吃瓜观众,看看世界杯足球比赛。

清晨,在睡眼朦胧中,慢慢地醒来。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电视,洗刷,不对,是洗漱完毕之后,便将昨晚从回民街一起回来的菜夹馍和甑糕一举消灭殆尽。

慢悠悠步行到公交站,去往历史博物馆。到达博物馆后,当时就被站在博物馆大门两侧马路旁的人行长队震慑住了。只好默默转身离开,寄希望明日可以早早一些过来了。


还记得一个月前的星期五,灰蒙蒙的天空飘着小雨。在一个月后的今天,七月二十二号,台风“安比”在半夜凌晨从海上悄悄地袭入了上海。外面的窗户好像和台风确认过眼神似的,不停地摇摆晃荡,咣咣当当响个不止。在这个有台风的周末,伫立阳台,漫无目的地遥望窗外和台风相伴而来的狂风和暴雨,内心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宁静。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这首词说的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元好问的同学在高考的路上遇见一个捕雁者而发生的故事(对大雁来说就是事故)。事故内容:“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在博物馆蓦然转身离开,去往的下一个目的地便是大慈恩寺内的大雁塔。来之前只知道大雁塔,原来还有大慈恩寺。在这里了解到佛教的开光,舍利塔,玄奘法师,唯识宗以及大雁的故事等等。

溜达完了大雁塔,乘坐地铁去往回民街。在传说中的一真楼吃到了五十八块钱一碗的“优质”羊肉泡馍。三个字:还行吧。吃完泡馍,走出一真楼,便一心只想回小窝休憩一下。询问了路旁的司机大叔是否到XXX,却被傲娇的司机拒绝了,说走到路口,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既然师傅如此傲娇,也只好步行回去了。在酷暑烈日的途中,体验了大西安马路两侧的商铺的与众不同。每到一家服装店或者鞋店,门口都会有阵阵冷风狂野地吹过。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大门依然敞开着往外吹冷风,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呀,吹呀,……

下午六点,在永宁门,也就是南门登上了西安城墙。沿着宽广的城墙信步漫游,看晚霞流动,夕阳西下,华灯初上。微风习习,从夜色中,拂面而来,送来阵阵清凉。一步一步,感受着脚下历史的厚重,仿佛穿越回到古代,不知不觉之中,使人渐渐地忘却了都市的喧嚣与浮华。

晚上十点,一路绕着城墙漫步,走了大约十三公里的路程。从城墙走下来,便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进一步确认方才得知是传说中的永兴坊。坐在永兴坊旁边的石台上,歇息了片刻,便继续步行到一家卖包子的小店——郑家包子。因为中午那碗“优质”的羊肉泡馍,着实是难以消化,便在包子店吃了两个包子,喝了两碗小米绿豆粥,调理一下矫情的脾胃。

走了一天的路,有些疲惫但还不至不堪。吃完饭,回到小窝,躺在床上,不一会便睡着了。待疲惫感有所缓解后,起来去洗漱一下,又再一次入睡,等待明天早起,去历史博物馆游荡一番。


早上起来,在附近的街头巷尾中随处溜达,寻觅本地人的吃食。最后确定在一家卖早餐的小店入了座,而接下来的几日的早餐都定在这个地方。那就是胡辣汤,肉夹馍,菜夹馍,葱油饼。葱油饼,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好久没有吃过了,而且确实好吃呀,所以就放纵了这几日。胡辣汤,能驱寒亦能暖人身心,也是在西安能够喝得比较舒心的汤类之一。

博物馆,依然和昨天一样的人多。游人在大门两侧排起了长龙,有如博物馆有意留了长长的胡须一样。因为慕名而来,志在必得,所以只好开始选择排队。有个保安小哥在队伍中举着牌子划出了一条分界线。因为场馆人员限流,所以在牌子后面排队取票的被限制在下午两点后进场。和保安小哥沟通后得知,这一侧的属于免费用户,另外一侧的队伍则是付费用户。而付费用户可以不受这个限制,便换到另一侧重新排队。本以为可以用金钱换时间,但还是苦苦排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买到入场的门票。

排除千难万险,方才进入历史博物馆。没有文化,也只能是跟着讲解员看个热闹,感受着博物馆里充满着的浓浓的历史和文化气息。在这里,见到两千年前“釜底抽薪”和“破釜沉舟”的“釜”,也就是古代的“锅”。

走出博物馆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坐地铁回钟楼站,走进一个小巷子,专程为“柳巷面”而来。在西安,“死面”做就的面食,着实是难以消化。回到小窝休息到晚上七八点时,生物钟或者说习惯表示应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但此刻依然没有食欲。稍事洗漱整理一下便离开小窝。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只好四处走走停停。最后又去往郑家包子的小店,此刻只有小米绿豆粥和包子才是救赎。

在回去的路上,询问几处便利店和小吃店,确定了这些小店明早的营业时间,以便明早可以为华山之行做些战略物资筹备。在路旁一处卖菜的地方,买了些胡瓜。卖瓜的老板坐在靠近电子磅旁边的板凳上,完全无视我们的样子,睡眼惺忪地称了称重量,报了价钱,接着便又迷迷糊糊地和周公约会去了。如此佛系的老板,确实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一大早起来,又去喝了那个胡辣汤,并在胡辣汤旁边的小铺子买了菜夹馍和肉夹馍,为今日的华山之行做好“粮草”储备。

随着汽车一路的颠簸,终于到达了华山景区售票停车场。背上装满食物的包包,开始了今日的华山之行。在华山,第一次体验了大约有四公里长的,直达西峰的太华索道以及将近两公里的下行北峰索道。第一次乘坐索道,特别是一开始的失重感,多少是有些不适的恐慌,但随后便慢慢的适应了下来。也许是雨天的影响,雾气有些浓重,少了些许恐慌,但同时也少了些惊心动魄的快感。此处友情提醒各位,恐高的同学建议就不要乘坐了,如此长距离的索道,虽说几分钟就完结了,但这短短的几分钟对于恐高的同学,应是极难想象的。

西岳华山主要有五处连体的山峰,分别是西峰(莲花峰),南峰(落雁峰),东峰(朝阳峰),中峰(玉女峰)以及北峰(云台峰)。依次从西,南,东,中,北的次序一路登高走低。随着海拔的一路降低,雨水也逐渐变得狂暴,由小雨渐渐变成中雨,又由中雨渐渐变成大雨,大雨又成倾盆之势。雨天不见日出,也不见云海,但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在东峰之顶吃了从山下一路背上来的菜夹馍,还有胡瓜。下午四点,在北峰乘坐索道下山,转乘景区巴士,回到出发时的景区停车场。

晚上回到小窝,又一次去了郑家包子寻找胃的救赎,唯有小米绿豆粥和包子能够给人安慰。


早上,再一次去胡辣汤的小巷子吃了早餐。同样在胡辣汤旁边另外一家小店,买了菜夹馍作为高铁上的午餐。在钟楼乘坐开往北客站的地铁,平平静静,不悲不喜,准备回到不久前出发的地方。


絮絮叨叨,啰哩啰嗦,到此为止。